卿北玖儿

杂食动物,各种cp都吃的下,冷门热门都喜欢。

【双花—POKER—13H】战争

【♣5】:欺骗引起麻烦

【♢2】:一次变更

(没写出来,害,跑题选手出战)


阴暗的巷子里传来细细碎碎的咀/嚼声,泥沼中的硕鼠在无情啃噬着城市的血肉,吮/吸着骨髓。

  

  枪响惊扰了歪头落在树枝上的乌鸦,饥饿的漆黑捕食者迎风振翅铺天盖地带来阴影,嘶鸣声近乎响彻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而混乱夹杂着硝/烟的街道,跌跌撞撞跑出来的人还没来得及被追兵捕捉身影,就被一只手抓住率先躲进暗巷。

  

  脚步声凌乱而急促的奔赴在头顶上,直到步履声远去到渐渐停歇,张佳乐才来得及喘一口气,昏暗中借着微弱煤油灯光去打量那只拉着他手躲下来的人。

  

  “你是什么人?”

  

  陌生的环境,黑暗令人的警惕心拉升到最高,哪怕面前的人刚才救了自己一命,但那也证明不了太多,张佳乐身上背负的秘密太多了,多到随便一个就能让这座城市陷入地震般的轰动与骚乱。

  

  “孙哲平,我的名字。当然,这个名字可能让你感到陌生,或许你会更熟悉我的另一个名字——落花狼藉。”

  

  张佳乐瞳孔微缩,昏暗潮湿的地下水道只余下流淌的水声,二人的呼吸声,时间或许也没有多久。

  

  “看的出来你还有质疑,但这里明显不是谈话的好地方,跟我来吧。”

  

  在追捕再次发生之前,孙哲平率先发出了邀请,面对那只伸出的手,张佳乐沉思不过三秒,毅然决然伸出手搭了上去,在疯狗一般的追兵面前,他愿意付出一丝信任给予这个可能是同伴的人。

  

  微弱的光芒引领者前方曲折的道路,这路仿佛绵延千里始终走不到尽头,但光亮却始终围绕左右。

  

  “我不记得落花有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在又拐过一个弯道后,沉默被张佳乐打破,孙哲平并没有回头,张佳乐看着他的背影,静静等待着对方的回答,然而另一只手已经摸在身后的匕/首上。

  

  “因为你惹上了麻烦。”

  

  闻言,张佳乐瞬间拔出了匕/首抵在面前人的腰际,警惕拉到了最高,他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声‘咚咚’

  

  “我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落花说过自己有麻烦。”

  

  “在上一次。”

  

  孙哲平停下了脚步,半侧过身来,煤油灯的光芒在他脸颊上映照出晦暗不明的神色。

  

  “我看到了你留言里的孤注一掷,你是个疯子。”

  

  “是吗?我可没有说什么。”

  

  孙哲平微微提高了手里的煤油灯,张佳乐忍不住将手里的刀往里又进了一分,尖锐感与皮肤交接,孙哲平自顾自的说道。

 

  “我不得不承认,你伪装成副市长是一个很大胆的行为,在刚上任还没有与所有人进行接触的情况下,先进行了顶替。”

  

  “但是,这个计划很容易被看穿,你唯一算漏了一点,费斯洛特见过他。”

  

  “百花,又或者,张佳乐。在我们还没有充足准备之前,组织并不打算牺牲你去换取...”

  

  话语还没说完,张佳乐就打断了对方的话,锐利的兵刃已经入鞘,满身的狼狈伤势却并不严重,不然也不可能和孙哲平走这么远。

  

  “你说得对,我确实是个疯子,但是让我铤而走险的可不只是情报。”

  

  “什么?”

  

  “有第三方入场了,我要知道是谁在浑水摸鱼,但是很明显,我赌赢了。”

  

  说着张佳乐嘴角扬起一丝笑容,透露出他的自信与张扬,让人恍然察觉他也才不过23岁。

  

  ————————————

  

  颠覆的权利与时代的变/革,阶级的变化与身份的对调,这些是一代一代的人一步一步探索出的道路,不是过家家,不是姑娘绣花,而是夹杂了鲜/血与硝/烟。

  

  当战/火遍布整座城市,在浓雾密布之下掩藏的丑恶,纸醉金迷都被战/争所覆盖。

  

  “看起来要变天了。”

  

  “或许是要天亮了呢?”

  

  楼顶上,两个人影一坐一站,俯瞰脚下的城市,微弱阳光透过雾气终于奢侈的洒下一些光芒落在这块土地上。

  

  浓雾渐渐散去,一座城市正在冉冉升起。

【双花-POKER】元旦活动宣传

打卡

格沙波依:

第七赛季,双花的命运如穷途末路的赌徒


棋差一步,满盘皆输


手牌变幻莫测


结局捉摸不定



“无数时间线 无尽可能性


         终于交织向你”


双花扑克牌24H活动,将于2022年1.1日00:00开始


活动tag:#双花POKER


扑克牌牌面对应的意义是偶然看见的


对应如下


方片


K:金发男人 Q:金发女人 J:使者 10:大笔钱财 9:情人吵架 8:珠宝 7:旅行 6:当心投机 5:一份电报 4: 一枚宝石戒指 3:为钱争吵  2:欺骗引起麻烦 A:电话


红桃


K:红发男人 Q:红发女人 J:传道士 10:惊奇之事 9:失望 8:结婚的想法 7:妒忌 6:当心丑闻 5:意外的会面 4: 解除婚约 3:相爱的障碍  2:引荐 A:邀请


梅花


K:黑发男人 Q:黑发女人 J:违法者 10:赌博 9:最后的警告 8:事故 7:监狱 6:当心操劳过度 5:一次变更 4: 一个秘密 3:成功的障碍  2:两天或两个星期内 A:财富


黑桃


K:陌生男人 Q:陌生女人 J:敌人 10:大麻烦 9:痛苦 8:威胁被解除 7:敌人 6:当心恶毒诽谤 5:不愉快的会面 4: 不要和你所怀疑的人打交道 3:和解的障碍  2:眼泪 A:死亡


以及,红黑两个王牌


因为这里K,Q不太好些,所以合成了一对牌,分别是国王和王后




活动时间表如下


再次感谢参加活动的太太


【00:00】 @悯川   【梅花2 方片7】
【01:00】 @叶亦寒  【红桃2.梅花9】
【02:00】 @人间晚晴  【梅花4,黑桃4】
【03:00】 @五苦  【黑桃8.黑桃6】
【04:00】 @酒阙  【方片9 梅花3】
【05:00】 @纾叶 【方片6,红桃6】


【06:00】 @后巷街  【方片10.黑桃9】


【07:00】 @凹凹aka微笑太阳花  【方片5,方片J】
【08:00】 @陆上有小鸡  【方片4 梅花10】


【09:00】 @Sodium☾  【黑桃7 红桃7】
【10:00】 @墨染樱飞  【鬼牌 小丑】
【11:00】 @柠檬bota  【黑桃3,方片3】
【12:00】 @一锅炖不下  【红桃8 黑桃8】
【13:00】 @卿北玖儿  【梅花5 方片2】
【14:00】 @AKA-1  【红桃A 黑桃A】
【15:00】 @齐谐  【黑桃J 梅花8】
【16:00】 @威廉崎疯cake  【红桃9 梅花6】
【17:00】 @Dasiv  【红桃10 梅花J】
【18:00】 @悯川  【红桃 J  黑桃2】
【19:00】 @饭饭饭饭饭饭饭七  【红桃5 梅花A】
【20:00】 @郴子  【红桃3 方片A】
【21:00】 @-是豹子不是猫-  【红桃5 梅花7】
【22:00】 @风是  【国王 王后】
【23:00】 @后巷街 【红桃4 方片8】




null





鹰鹰危,我该怎么证明我真的不是黑魔王(5)

沙雕段子,仅图一乐

ooc归我

准备好了吗?let's go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在我终于冲上了顶尖,我依旧没有拿到水牢,甚至赢一局输一局的被摁在地上反复摩擦。


泪目了泪目了,卡费太高,导致哪怕画家搁后面用毛笔在纸上摩擦起火,也追不上我这耗费的蓝。


在即将再输一局就掉回杰出的情况下,我退缩了,而当我扭过头去,台下的人也站累了,坐上椅子板凳的,坐在石头上,扫把上的,席地而坐的应有尽有…


艹,还有几个嗑瓜子的赫奇帕奇,宁礼貌吗?


也是…毕竟邓布利多校长还在吃蟑螂糖呢,磕瓜子有问题吗?没有问题。


但是这样总让我觉得我像是马戏团表演的猴子,被围观的淋漓尽致,光有喝彩但没有香蕉…


我亏大了。深沉.JPG


你们不应该是尖叫着跑走吗?为什么看起来津津有味的。



———————————


在哈利波特还上着一年级的时候,我灌了隐身药水摸进了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


然后就被逮了个正着…


???这不合理,明明游戏里的bug都修复了!!!


我一边被级长交接拎走,一边不服气嘀嘀咕咕嘀嘀。


塞德里克拿走了我抱在怀里的奶茶杯,然后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给我的奶茶续了个杯。


“毕竟看到休息室出现一个悬浮的奶茶杯,还是很少见的。”


…嗯…你长得好看,你说的有理。


——————————————

在继溜进各个教室摸碎片被逮住7次,深夜跑进图书馆学习咒语被抓住5次,在禁林被海格碰见9次


这里说句题外话,为了刷手记,我已经快要将禁林当做归宿,整个禁林都仿佛弥漫着绿光,据说八眼巨蛛已经准备搬家了,什么?我说不用不可饶恕咒?我又没对同学用(大声)


哈哈!现在的鹰鹰,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鹰鹰了!


我是有水牢的鹰鹰了!什么金色飞贼,什么凤凰,我不需要!哈哈哈!!!……


“Antipodean Opaleye”


巨大的阴影投射过来,我面无表情的捏碎了手里的肿胀药水,


“…我真想把一瓶竖发药水灌进你胃里保持个三天三夜。”


是什么让我的嘴角分泌出大量的口水呢?哦,原来是禁林队友的蛋白龙使我恰了柠檬。


“又是你!”


哦豁,第十次碰见海格成就达成!


鹰危!速走!

【HP】黑海湖(1)

*乙女向!谢谢!

*魔法觉醒回到原著的拉文克劳鹰鹰女主

*he,be未知,我写着写着就跑远了谁知道呢

*我只是想写一个皆大欢喜的故事。

*间歇性夹杂沙雕


「And all in war with time for love of you

为了爱你 我将和时间对抗」



“瑞蒂希,又待在这儿,看什么呢?”


黑湖边被问到的女生回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同学,想了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小幅度摇了摇头回答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这里很吸引我,我总觉得,好像能抵达另一个世界。”


更好像,能见到另一个人。


但这句话没有说出口,现在的霍格沃兹很和平,但又吵吵闹闹,决斗俱乐部里绿光闪烁,但是瑞蒂希不喜欢,虽然她能够使用,但是本能的,她不愿意去使用这些咒语。


她熟读霍格沃兹的校史,虽然这些不可饶恕咒威力大大减弱,但是她只是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道坎。


瑞蒂希一直以为,自己会待在霍格沃兹七年,然后顺顺利利的毕业,或许是去魔法部,或许留校做菲利乌斯教授的助手…


但是意外总是比明天来的更快一点。


“丹尼尔?”


瑞蒂希看着黑湖边的小屋里,站着的那个红发男孩,瑞蒂希知道他,一个魔药课成绩相当出色的人,但是他在这儿做什么?


还不等她从扫帚上降落下来与他搭话,就看到丹尼尔惊恐的表情,随即她就被一道魔咒击中。


“昏昏倒地!”


“不!瑞蒂希!”


在落入黑湖的那一刻,瑞蒂希的耳边被各种声音包围,她听见了气泡炸开在耳畔,听见水流涌动流淌,听见了丹尼尔隐约的呼喊,还有…重物入水的声音。


一双温暖的手,将她拉扯住,那暖意,丝毫不同于塔楼顶尖的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经常会有风穿梭而过。反而像极了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里,暖融融又丝滑的奶茶,从舌尖顺着喉咙一路流淌暖入五脏六腑。


是谁呢?


瑞蒂希睁开双眼,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身影,但她还看到,天空正在向她降落,而她像被太阳拥抱着,冉冉升起。


再之后,她就失去了意识。

鹰鹰危!我该怎么解释我真的不是黑魔王(4)

时间线可能有点乱

沙雕文学纯图一乐

ooc归我

(不瞒各位说,我最近换卡组了,我觉得斯内普回响才是yyds)



哦我的上帝啊,在我持之以恒,软磨硬泡,死皮赖脸的请求下,赫敏终于愿意陪我去竞技场...的观众席。


是的,她在竞技台下,我在竞技台上。


我泪眼汪汪看着台下的赫敏,哈利波特,罗恩和过来凑热闹的小少爷马尔福还有他的跟班,以及美其名曰过来了解情况的诸位教授包括邓布利多院长...


我能怎么办,还不是只能泪流满面对着对面蛇院起手一个气象咒。


朋友们,答应我,不要随随便便给卡牌配音,这真的不是剑三,只有文字泡显示,这可是不管穿越前后都是真的会用声带发出来的社死咒语。


此时此刻我的嘴,可能还多少有点叛逆的不受我控制。


“雷鸣电闪,撒点孜然!”


我收到了蛇院同学不赞同的目光,以及斯内普is watching you的目光。


受宠若惊,兢兢战战,可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别说了,我复制成双可就差一把了,水牢?拿来吧你!


“钻心剜骨!”


感谢梅林,这卡我刚抽到没多久,熟练度还没上去。


不然我的配音绝对是“滋你一脸!”


啊?你问不用黑魔法的保证?那是什么,能让我赢下这局并复制对面的水牢吗?


......刚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出现了一下?


我看着贝拉回响触发后满场游走的食死徒,开始抱着嗅嗅走神,刚才好像是,有黑烟飘过是吧...


应该...是吧?


食死徒被对面阿瓦达轰死了,我又补了个气象咒,然后缩在卡姐身后,顺手还丢了瓶白鲜出去。


唯唯诺诺.jpg


“回血回血回血”


白鲜香精,我愿称之为yyds!


因为打上头了,以至于我没注意台下一群人看我跟看鬼一样。


“见鬼,她刚才是不可饶恕咒中的夺命咒打中了对吧?”


马尔福小少爷看的一愣一愣的,也不知道是在问谁,旁边接过来一个缥缈的声音,是震惊到不可置信的虚弱的那种。


“是啊......她甚至就跟没事儿人一样还回了一个钻心剜骨......”


“她放的厉火已经长出三个头了”马尔福小少爷继续道,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她第二只厉火都长大了,这个速度夸张了点吧”那个声音继续接话。


德拉科终于舍得扭头去看看,突然发觉旁边站的是哈利波特,以及隔着哈利波特的赫敏还盯着台上,甚至发出一声短促尖叫引得两个面面相觑的人目光都转回了台上。


“她用的那个咒语是什么?”


是神锋无影,谢谢大家。


因为这会儿斯内普教授还没教到这儿呢,所以当我用一个神锋无影结束战斗后,扭头就看见斯内普那沉沉的脸,和怀疑的眼神。


我腿一软,直接跪在了我对手面前,给人都吓愣了,连忙扶我起来还说着“没过年呢,不必行此大礼,我没红包给你啊。”


......倒也不至于此占我便宜,这就把你水牢薅走!


我手颤颤巍巍摸走她一张卡,好耶,金色!


翻过来一看——阿瓦达索命!


Md,这合理吗?


鹰鹰,危!


——————————————

在吗我的好朋友们?有评论吗?让我康康.JPG

鹰鹰危!我该怎么解释我真的不是黑魔王(3)

沙雕段子,就图一乐

ooc归我。

我想不明白哪里不能过审



我仿佛回到了吃鸡游戏现场,我人没了,队友在我身边,我拼命的摁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但现实残酷的告诉我,你有个锤子队友,华佗来了也要三连,治不了,没救了,等死吧。


这辈子,可能也就是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吧…


我鼓足勇气,开始叨叨,包括且不限于电影,游戏,卡组等乱七八糟…


然后我就看见他们听的津津有味,好像我是个说书的,在吗?小鹰有话要讲,你们能不能不要像听奇闻异事一样一边听一边点头好吗?


我感觉自己都像回到了大学时代的辩论赛现场,稳定发挥,毫不拖泥带水。


对不起,扯远了,反正说的我嘴巴都干了以后,我就看他们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这就明白了?


我不信,除非你证明给我看。


然后他们口中的版本跟我说的相差不大…


个锤子。


这明明就是两个故事啊摔!虽然故事主线大差不差,但是游戏变成个人自传,电影变成魔法史什么的…


我忍不住拿出魔杖对着天花板,像极了那个采访太阳的表情包,深沉的想道


说吧,你是不是给我安装了什么防世界观破碎的插件。


我其实很想告诉他们那些魂器所在地,但是对不起,我电影都没看完,魔法史全凭靠蒙和抄作业,只记得有一片在哈利体/内,有一片在一个日记本里,还有一个…已经死在了我的钻心咒下了,真是…太对不起了。


我毫无歉意的想到。


在经过一系列友好交谈(其实根本就是他们问我答,被牵着鼻子走的流程)


什么?你居然想让我一个可怜无助单纯的小鹰跟这群活了大半个世纪的教授玩心眼?


我还不等玩儿怕是吐真剂就安排上了。


鹰命要紧。


最后在一众教授核善(此处特指斯内普教授)的目光下,我吞了吞口水,答应不轻易用黑魔法。


才怪。


那我攻击手段不只有气象咒和小精灵了?我拿什么和那群蛇院疯批打,凭借我充满爱的白鲜香精吗?


不妥,这又不是剑三。(bushi)


是的,我发现我居然还能进竞技场,就离谱。


可我进得去又怎样,还不是打不过这群人,可恶!


然后我就又住进了单间…真好,熟悉的单间,我从来就没有过室友,谁让我当初给寝室起名叫猪窝呢?


但是这影响我开开心心的蹭在赫敏身边吗?并不,我爱死这个美女了。


她的聪明才智征服了我,她征服了拉文克劳(举手欢呼)


我一度试图拉拢她,要不要转院来拉文克劳。


鹰院欢迎你这样的高智商人才!


重点是我希望我打双人能把她带上,我的双人还差两把就杰出四了,赫敏,我永远的妈咪。


“这位拉文克劳的小姐,我假设你宿舍并不是这间”


哦豁,对不起麦格教授,我也没想到您半夜会来看赫敏。


虽然我半夜跑别人宿舍不道德,但是我也不想半夜再进院长办公室。


鹰鹰,危。


我恨自己不是个格兰芬多。

鹰鹰危!我该怎么解释我真的不是黑魔王(2)

被带走前的两分钟,我还拎着嗅嗅的腿,将其翻了个身往下倒,是的,我倒出来了三百黄宝石。


嗅,告诉我,我邮箱里的黄宝石你是不是没少拿,我堂堂开服玩家,每次邮件的黄宝石怎么才50个。


然后我就被提溜走了…斯内普教授,我想告诉你,虽然你的身影高大威猛,但是妈,脖子勒的慌(bushi)


告诉我,教授,你是不是没少捏住洛丽丝夫人命运的后脖颈。


当然这不是重点,跟在旁边的主角团纷纷露出狗子般警觉的目光盯着我,我甚至看到了且走且离我很远的马尔福小少爷。


小少爷,走近点让我近距离观察一下你的美貌可以吗?


唉…其实我不止馋他,哈利波特,赫敏我也馋,至于罗恩?我只记得他火焰杯时期是颜值巅峰,但他不在我馋身子的范围内…


其实我也想捏捏斯内普教授的腰,看看是不是真如同人文里说的那样,有肉肉的小肚子,但我不敢,我怕无期变死缓。


但是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卡组固定了,目前没办法切换。


危!鹰鹰危!


说真的,我不像别人一样心态乐观,我也不清楚所谓阿兹卡班到底有啥,但我只记得那里好像很恐怖。


后来我又一想:我都能抱着嗅嗅瞬发钻心剜骨了,我还能怕点什么呢?


直到我来到了阿不思·邓布利多,著名且出名的白巫师,霍格沃茨的院长面前时,我悟了!我大彻大悟了!


我怕阿兹卡班里都是丑鬼,这对我来说就是酷刑,我受不了这打击,呜呜呜。


然后我就扑进了邓布利多院长的怀里嚎啕大哭。


开玩笑的,主要是他身上那股慈祥包容的气息让我放松了一直紧绷着的精神,让我有一种我回家了,有靠山了,我不用提心吊胆了的感觉。


在长辈面前哭一哭怎么了?不丢人。


这可是邓布利多的怀抱啊!洒家这辈子值了。


一边哭还一边在院长拍拍背安慰下抽噎着告状。


“呜呜呜禁林里好黑,里面的蜘蛛个个跟猫一样大,呜呜呜南方蟑螂都没有这么夸张,明明都是节肢类动物!”


“斯教拎着我,脖子都勒红了,我差点以为我在上吊了呜呜呜”


在我哭了好一会儿后,正在慢慢缓和情绪的当口,慈祥温和的老院长开口了


“所以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会钻心剜骨这种魔咒的吗?”


“嗝…”


我吓到了,一个倒吸凉气,打了个哭嗝…


然后,然后我就止不住了。


丢人,鹰鹰丢人。


嗅嗅的黄宝石都不能安慰的那种。

鹰鹰危!我该怎么证明我真的不是黑魔王

如有ooc是我的是我的

电影只看到了密室,还没看完。

沙雕文,只图一乐



…谁能想到穿越这么瞎眼子的事也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这难道不是什么氪金大佬绝地欧皇竞技场达人禁林勇士身上才会出现的奇遇吗?


关我拉文克劳普普通通一只小鹰什么事?


像我这种,《哈利·波特》只看到了密室还没看完,魔法史蒙和抄作业各占一半,竞技场只有杰出五,舞会万年四星,魁地奇耐力永远不足,禁林普通过了六级就一定要组队,甚至保卫南瓜都只守最下面那颗的人来说。


穿越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很离谱。家人们,离了大谱了!


我连游戏名字都是中规中矩的圈名诶,虽然我喜欢赫敏和马尔福,但良心制止了我没有取名叫今夜必上小少爷。


虽然很想。


如果硬要说的话…


我抬头看了眼我的卡组,忍不住哽咽了。


贝拉的回响

回魔神器:嗅嗅

唯一的奶:白鲜香精

剩下的就是:康沃尔郡小精灵,气象咒,神锋无影,阿瓦达索命,才抽出来的钻心剜骨,以及万年用不上的厉火。


再看看卡组名字:阿兹卡班预备生


我不禁泪流满面,这尼玛我不进阿兹卡班谁进阿兹卡班,穿越一场是为了让我进去感受感受吗?


我坐在禁林里,一边用气象咒轰小蜘蛛一边哽咽。


进禁林还带错了卡组,拿着个人竞技场的卡打禁林,还从平面变成了全息…谁能想到我第一反应差点要把魔杖当棒球棍用,上去抽蜘蛛呢。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希望我能换号重来,我一定安分守己,再也不让竞技场冒黑烟了。


但是我没有机会,我甚至不知道今夕何年…


就算知道也没用,毕竟我哈利波特也没看完。


但总不至于让我去跟伏地魔对轰阿瓦达吧,那就更离谱了。


身后草丛出现了细细碎碎的声音,吓得我抱着嗅嗅原地跳起来对着那里就是一个——


“吃我钻心剜骨!”


在一声惨叫,几声尖叫的背景音之下,随着重物倒地的声音,我扒拉开草丛…


原来是你!双面佛…不是…奇洛教授!


…这一部我看过…我知道现在是啥时候了,但是我的脸上毫无波澜,我的内心心死如灰…


我打赌主角组绝对听见我刚才喊的咒语名字了,阿兹卡班,怕是不进也得进了。


冷漠的世界,也就怀里毛绒绒的嗅嗅能给我一点温暖。


如果它没有悄咪咪摸走我100个金币就更好了。


我对着面板上少下去100的金币叹气。

【B-D双花生贺24H/13H】当你有一个好像不靠谱的杀手朋友

半命题:名门大侠孙,杀手乐


“张佳乐你又干嘛呢?”

  小院内的柿子树上斜斜躺着一个身影,也不知是柿子树年岁悠久还是这人身形轻便。

  只见他懒懒散散捏着个柿子擦了擦轻尘就往嘴里填,一口下去唇齿生津,不过他好心记得树下还有个负剑的青年,顺手丢了两个柿子下去,倒是被接了个正着。

“院子里的柿子熟了,还不兴我打几个下来解解馋?大孙你又不是不晓得我馋它馋多久了。”

  孙哲平学着张佳乐的模样擦了擦就咬了一口下去,汁睡甘甜润了喉咙。孙哲平吃完慢条斯理的就着水池洗了个手,边洗便道。

“城南出了命案,徐家上上下下死了个干净,这事你可知道?”

“有所耳闻,据说现场格外血腥,如我这般胆小之人见了,回来后竟是三天都没睡好。”

  孙哲平闻言忍不住眉梢一挑,毫不客气的取下腰间钱袋砸了过去,被人稳稳接住还掂了掂。

“徐家灭门之事到现在也不过两天,哪来你三天不睡之说?再者,你若胆小,这天下怕是没有胆大之人了,一百两,陪我去走一遭。”

“不愧是名门世家,我要是有这么些钱,何苦还要做劳什子的苦力,我也能差遣几个手下去给我搜集物证,自己躺那儿吃柿子。”

  说着张佳乐眼底都是艳羡,边说还边将钱袋揣进怀里,又伸手摘了俩柿子一并揣进怀里这才一跃而下落在人面前,哥俩好的顺手就搭上了人肩膀,孙哲平对此习以为常,只是不慌不忙的拆人老底。

“你从我手里赚走的银子可还少了?”

 

话音未落就瞧见自己肩膀上深色印记

 

......

 

沉默......就是今日的小院。

 

“还走不走了,再不走我涨价了啊!”

 

“再说了我这不是见你高兴才忘了这茬吗?孙大侠家大业大的,饶了我这回可好?大不了下次我给你九成价。”

 

片刻钟后,张佳乐坐在屋顶上,气息稍些不稳,更或许是心虚,那话语声越讲越小了些,孙哲平听得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得把剑又负于身后才道一句“走了。”

 

“这就来!”

 

如鹤般身影落下,一前一后朝着门外而去。

 

—————————————————— 


“不是你的手法。”

 

孙哲平翻过徐老爷的尸体,从咽喉处拔下一根透骨钉来,肯定的说道。

 

“就这么肯定?那万一是我接的私活呢?”

 

张佳乐顺手就把那枚透骨钉拿走在手中把玩,尖锐的钉子上还沾染了凝固的血迹。孙哲平看都不看一眼,就朝着下一具尸体走去,路过张佳乐时甚至抬手冲人后脑勺来了一下。

 

“你什么德行我会不知道?”

 

“哦。”

 

“应该是有人准备嫁祸的,你最近招惹什么人了吗?”

 

“记不得,但是你为什么会突发奇想来调查这个啊。”

 

正聊着,孙哲平就眼睁睁瞧着张佳乐拿着手帕擦了擦手,从怀里摸出来一个柿子啃了一口。孙哲平觉得自己握着重剑的手蠢蠢欲动,十分想将剑抽出给人一下,复又在心里劝诫自己,缓缓吐出口浊气。

 

‘不能随意杀人,好歹是个大侠,这是你知己,自己认得自己认得。’

 

“张佳乐。”

 

“咋啦?”

 

“再吃柿子我就把你埋柿子树底下,来年就把长出来的柿子摆你坟头。”

 

“......不妥。”

 

———————————————————— 


“你说你一个大侠,怎么比我一个杀手还凶悍些?”

 

张佳乐坐在酒楼包厢里,坐没坐相的啃着鸡爪,一边嘴巴还的吧的吧,孙哲平挑眉好笑道。

 

“因为贪吃被抓的杀手?”

 

张佳乐一下子炸毛了,不过油乎乎的手和油乎乎的嘴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震慑力。

 

“艹,那是意外!说好不提呢,你明明收了我的封口费!”

 

“价值两个糖葫芦的封口费吗?”

 

是的,孙哲平和张佳乐的相识纯粹源自于一场意外,张佳乐自称百花楼第一杀手,结果某天做任务时顺手准备摸进隔壁府邸的小厨房,嗯,还走错了。

 

结果和孙哲平在院子里相遇,大眼瞪小眼可谓世界名画,所谓不打不相识,鉴于此事太过尴尬,于是张佳乐以吃了我的糖葫芦,吃人嘴软之借口,‘威胁’孙哲平封口。

 

这时候就要问了,徐家咋回事啊?

 

好问题。

 

孙哲平本意不想掺和,但据说杀人手法是出自百花楼‘缭乱’,此人动手现场如繁花绽放,透骨钉根根毙命,血渍如盛开花朵般,美丽且残忍。

 

想了想孙哲平又看了看眼前这吃的开心的人,忍不住叹息,所以傻子都去做杀手了吗?

 

张佳乐也说过,如非必要,他这个杀手还是很讲究原则的,收一个人的钱杀一个人,绝不多杀,因为吃亏。

 

所以徐家灭门来的蹊跷,孙哲平也是确认两件事,若是张佳乐动手,必然要查一下此事背后隐情,毕竟张佳乐这个人他还是了解的,若不是张佳乐动手,此事可能牵连甚大。

 

因此在确认后,由于可能有什么大阴谋,所以......张佳乐美其名曰一时半会儿不着急,先去吃点东西,忙了一上午他才吃了仨柿子,不管饱。

 

“张佳乐,如果你要是有一天死了,绝对是因为你这张嘴。”

 

“你以为我谁的东西都吃吗?徐家事明日再说,今晚上喝酒去?”

 

“也是,去哪儿喝?”

 

“我那儿,我最近得了坛好酒,一起尝尝?”

 

————————————————


月华如水,酒也甘甜。

 

“大孙。”

 

“嗯?”

 

“这个送你了。”

 

随着声音来的还有一枚成色极好的玉佩,想来也知价值千金。

 

“从我这儿赚的钱买的?”

 

“艹!不至于!”

 

“谢了”

 

慵懒随性的声音自夜风送达,也不知酒醉还是人自醉。


【琼楼昱宇】双向奔赴

同人曲视频已经出了

网易云:双向奔赴歌曲 

B站:双向奔赴视频 

希望喜欢